欧美免费毛片性视频|性欧美xxx|欧美生活片
业务邮箱
TcAje6D9@3721.net
懵懂触碰——第一桶金
懵懂触碰——第一桶金

文章内容

intro
打不开的心1我要把你写进故事里,关于你的那篇章叫罄竹难书!挂断电话,眼泪不争气的流下来。泪珠滚动的痕迹映在电脑的屏幕上。至此,我终于知道我打不开一颗心,即便我怎么改变。连日来眼睛和鼻子都不舒服,怎么用药都不起什么大作用。是过敏性鼻炎。我从小书房搬出来,希望第二天早上能迎来清爽爽的感觉。但第二天却眼前依旧混沌迷茫模糊。直到现在,流出了眼泪竟然舒服一些。眼前似乎也开始清晰……把手机扔的远远,音响声音大到足以撼动内心。既然看的清楚,说起来似乎也就清晰的很多了。没用的自己把扔出去的手机,稍向手边挪了一些。2话说当时:空降任务下午五点四十五,我盯着时钟,还有十五分钟下班。我怀里抱着已经收拾好的笔记本电脑。脑子里想着晚上还有一期片子要剪辑。心里祈祷着:“千万别一到下班之前就开会。”可我的祈祷似乎不灵,正念叨着陈姗姗就在我门口闪现,“会议室!紧急!迅猛,动起来!动起来!”然后就闪到别的办公室去了。刘总在会议上讲个没完没了,“咱们这次的活动宣传力度一定要打强力牌!必须给我造大声势。”我坐在他身后的椅子上边点头,边煞有介事的记着会议记录,本子上一团团自己都看不懂的火星线路。不是我不敬业,而是太熟的词了。正涂鸦着,忽然听刘总说“小陈啊,这个事你就来办吧,”我赶紧认真的点着头。“你在电视台上班,消息也比较灵通,路子比较广。给我们找个比较好的团队做网站和网络宣传吧。”说完刘总把脚蹬在会议桌的横梁上,开始前后微微的摇晃着。看这动作,我知道这事情肯定是张宁推掉的活儿,往我这塞呢。我抬头看张宁,张宁也迎着我的目光。宣战?挑衅?全写明白了。重建网站,网络宣传,这种没钱赚累死人忙乎一圈也未得好的活儿,算是空降在我这个兼职兵身上了。从刘总的公司出来,赶紧打车去机房。赶上晚高峰,大望路那段打车难的出奇。但没办法我去大望路南边的机房,出租车倒比地铁快。正急着,忽然一辆大奥迪停在我面前。车窗下降,笑嗔的狐媚大眼睛露出来。“小妞,上哪?”“去机房。大望路南边。”“上车!送你去。”3笑嗔,勾魂摄魄的大眼睛国展的人才招聘会里,一群漂亮小妞应聘一个文秘的职位。我和一个眼神极其妖媚的美人被分到一组等候。我在应聘栏里写着“兼职秘书”,她瞟了一眼说“你还有第二职业?”我点点头,继续刷刷的写字。她走近我“你说这么多人里谁能应聘成功?”我继续填写表格,她继续说“我觉得穿一身黑的女生应该能行,她还挺正。你也不错,挺文气的。哎?你说我也差不多哈?哈哈,哎,写完了?笔借我用用。”看吧,笑嗔看起来大喇喇的一个小妞,其实骨子里藏着自己的目的,然后达成目的于无形。我的笔就一闪的飞到她手心里去了,我站在旁边看着我的笔在她的表格里写下“全职……性格开朗……大方开放……”大方开放?这个词也能写进应聘栏里吗?写完表格,就是漫长的等。我俩聊着,已经互换了手机号码后,一个白裤子,白V领毛衣,露出一小撮胸毛的男人,带着黑超,顶着一白礼帽的男人从我们裙边挤过。“CHANELNO.5”我和笑嗔一起低声说“呵呵”“哈哈,大男人用这个”“GAY吧哈”那次面试我和笑嗔都没入选,很久之后一天下午,我正在机房剪辑,笑嗔打电话给我。“哎晨晨,我猜正了嘿,那黑色小套装入选了。你知道为什么你没行吗?你那天穿的太自由奔放了,波西米亚的大裙子太长了。不够露。”“那你为什么不行?”“我啊,他要不是GAY,我准行。他不是我的菜!”我在电话一端笑着,“你分析其实挺精准。”“对了,我有工作了。我现在给一个老总打工,人特好。关键我们公司靠政府,我每个月简单的忙乎忙乎就六千,挺爽。你来不?我跟他说起过你,挺感兴趣……”“哪方面兴趣?我是良民啊。“哎呀,别想歪,他说找个文化人当个兼职秘书不错,有场合的话可以去撞撞场面。”“呵,那算了。我也不是交际花呢。谢你了”“这是我理解的,嘿嘿。你多少见见呢。反正你打兼职,多一份钱嘛。”我在电话这段能感觉到笑嗔好像正在忽闪忽闪的眨巴着她那双勾魂摄魄的大眼睛。我一直在想,哪个男人能受得了?那眼神钩子一样,眼尾向上挑着,最初要的是笑嗔嘴角有颗天生的“三八痣”。那段时间她总梳着一头短短短发,偏分,掖在耳后一些发丝,另外一边的头发散着,挺有味道。有时候甚至有点梦露的感觉。4刘总的银色宾利笑嗔把我引进刘总的办公室,然后轻轻俯身,“我先出去了,刘总。”面向我的时候还不忘挤眼做了个小鬼脸。刘总介绍了公司的前世今生,已经是三个半小时后。期间我不时附和,但基本上我没做什么过多的阐述。当我开始有些纳闷到底是他在面试我,还是我在面试他的时候。他忽然一脚踩在我们之间的茶桌边上。他的鞋底跟茶壶差不多就十几厘米的样子。我决定不再喝茶了。“刘总,我……”“嗯,时间不早了,你也早点回吧。兼职秘书,一个月一万。每个月上够150个小时。每月50篇宣传稿,要生动,真实,大气。走吧,明天给你发考勤卡。”说完转身拿起电话开始打。“我一会就到家,宝贝儿,叫爸爸叫爸爸哈哈哈哈……”其实我那没说出口的后半句,其实是“……”不过,不重要了,看在一万的50篇稿子上,一片稿子200值了。我改变了最初的主意。面试结束,刘总用他的银色大宾利先送的我和笑嗔回家。真是贴心的老板。我的第二份兼职就这么到手了。5笑嗔的小局坐上顺风车,从后视镜里我看到一个大帅哥的眼睛。眼角弯弯,“哈喽,我笑嗔的铁子。福子。”笑嗔在一旁捶着福子的胳膊说“好好开你的车吧,见女的就迈步动步。”然后转过头对我说“我哥们,地产新贵,丰台那一大片地皮都他的。就一个北京FARMER。幸好长得还不太farmer。哈哈”然后拍着福子的胳膊说“这我的好姐们,一起面临过煎炸烹烤的,晨晨。”福子笑道“我说呢,原来你们真是俩生猛海鲜啊,叫你给我介绍的女朋友呢。”笑嗔:“晨晨??咋样?你看今天多巧。你俩就和了得了。”福子忽然大声说:“我28.算卦的说我今年能遇到一个结婚。你多大?属啥?”我笑着问“你要属啥的啊?哈哈”福子:“没闹没闹,属啥要啥,要啥属啥。”笑嗔:“我属鸡,她属耗子。你属狗。好像我什么都不知道似的。说说福子,咱们谁和谁”一句话,就好像把哑谜的答案揭晓了,哑谜的乐趣也就没了。福子:“我不知道了,好像是说属猫的。”笑嗔又捶福子一大拳“好好开车吧你。没正遛!”我在一旁附和着:“你们俩真配!一对儿不上道。”福子笑着狂点头。放大车里的音乐。笑嗔:“别闹了。哎?那活你真打算接啊?别砸手里头,张宁那货还等着看笑话呢,刘总给她拨款300多万让她那部门做线下。不知道那吃货把钱都鼓捣哪去了。这次刘总不得给你批个200来万,她等你不行,等着撬来这笔前,我跟你说,不能让这货得逞。”我心里急着自己的片子,嘴巴上敷衍的说着“那不闹戏呢吗?”但细想,被笑嗔这么一分析,感觉时局还真是挺紧张,真得找个好点的做事稳当的好人办这事。可找谁好呢?找几个演员,模特,DJ,舞蹈演员,唱歌剧,玩摇滚的都不是问题。可这IT行业?找谁好呢?6灵机一动在机房里剪辑片子,一直到夜里十点。终于开始生成了。起身找点咖啡喝。看一眼手机,信号就一格。屏幕上闪着“武崤”的一个未接来电,八点三十三分。我拎着一个大座垫走到走廊,找了个信号好些的地方坐下,一阵小凉风吹过来,把脑袋里的混混沌沌稍微吹爽了点。眼前闪过一些关键词:IT,武崤,电话……来回绕。逐一捋顺吧。最紧急的——明天就得给刘总回复,还是先解决IT的事情吧。翻了一圈电话薄。忽然哥的名字闪进来。对啊。哥是做IT的啊。人品绝对好,做事业认真负责。还有肥水不流外人田。不错。这事就给哥。三言两语的跟哥说完情况,哥说没问题,能做。我心里也算落了底。我嘱咐哥找几个自己人一起做也行,团队合作,需要资金大,这样的话大家也都有分成,干出来的活也漂亮。哥让我放心,等洽谈的时候会带一个专业负责技术的,还有一个“海归”做外援。这事算定了,就等第二天见面详说了。我们约第二天下午四点见面,争取谈个两个半小时左右。这样我也好控制时间,省的刘总又下班前开会,拖到很晚。解决了工作,该解决第二个问题了,生活的。武崤的电话,回还是不回。想了老半天。掏出电话,我按下夏姐的电话号码。“夏姐,现在忙吗?”我试探性的问,心里也有点乱。没想好怎么开口说拒绝武崤的事。“还行啊,晨晨啊。我现在做客人呢,今天有个大腕带全来堂里做SPA和减肥。这都忙疯了。伊娃,你赶紧VIP8.对了,跟你说正事,你们打几个电话了吧,咋就没联系了呢?人家可是认真的啊。照片可相中了呢。直说要是跟你成了,就给我这个大媒人买个车当礼物呢。哈哈你可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啊。他人岁数稍微比你大那么十几岁真不是问题啊,关键是人家那身份地位,你跟了他以后看台里还谁敢欺负你,那些傍大款当二奶的都比不上,明媒正娶。人家是高官。你可给我机灵点,把握住啊。我这忙啊,孩子,没啥事,先这样?擦亮眼睛啊。听见没有?”“我……啊,那行,夏姐你先忙吧,该时间在聊吧。”挂断电话,真是后悔啊,当初是给夏姐的企业拍宣传片,一直合作了一年半,期期都是我来做。久而久之,成了无话不谈的姐妹。说姐妹,其实夏姐跟我老妈的年纪都差不多。不过就一直这么叫着夏姐。她人心直口快,一直很帮我。有啥委屈都跟她说。那次出差被台里那个小二奶金星挤兑了之后,挺憋屈,跟夏姐叨咕了一顿。我说完发泄完,就拉倒了,没想到夏姐向我要了张照片,是大学时候的,照片给了不久之后给我选了个好人选,介绍我们认识。但我跟武崤只打了几次电话,太忙一直没见过。真是没想到,我的经历里也会有属于典型的照片式相亲。算不算耻辱呢?我八零后啊,老八零!听完夏姐的嘱咐,再想起金星的嘴脸,要不是她,我早当组里的二把手了。这个楼道里房间都是机房,里边熬着N个和我一样沉沦在电视梦想里的女生们。从白脸蛋到满脸屏幕斑,从水灵灵到干巴巴,从双身到剩女。就一直死挺在这个圈的梦想里。每个月赚不了几个钱,还得人前绷着。对于物质的不屑。于是我们就那么不屑的白天往来于各种高端场所,晚上住回自己的各种合租房。有点像灰姑娘。脚边有一根不知道谁扔的烟屁股,我一脚踩上去,在地上狠狠的来回蹭了几下。一发狠,不就一个武崤吗,不就十几岁吗,不就一个电话吗。“……哎?晨晨啊?”电话里武崤的声音,让我感觉我们放佛认识好久了“啊啊是啊呵呵武先生……”我也笑着说“没事没事,叫我崤哥就行。”7武崤和我居然只有一街之隔在电话里和武崤断断续续的聊着,武崤问我机房在哪,我说完。他笑道“原来我们只有一街之隔啊,我在别墅区这边。”嗯,一条街,一边是熬夜打工的我,一边是住别墅的武崤。这就是差距。武崤问我吃晚饭没,我随口说没吃。他没说什么,就匆匆挂了电话。半小时之后,我在机房里的沙发上准备凑合睡一觉了。武崤打来电话,让我下楼。我装作懵懵懂懂但内心一片窃喜的走下楼。这行为不会因为我们之间的年龄差距而失色,只是他像小男生一样。武崤在享受追求的过程,我也享受被追求的快乐。武崤拎着一个银色的大盒子,长长的银色缎带闪着华丽的光。看到大礼物,我抿着嘴还是挺开心的笑了。仅仅为了这个见面礼。武崤:“看,我们就这么第一次见面了吧。多好,多简单。我想总不能空手见你啊。就想你熬夜会伤害皮肤,女孩子都爱美,送你一盒化妆品吧。我让秘书给我找的是清洁力强,舒服的。就选了这个。呵呵”我:“我没你办事这么细心啊,呵呵,没有礼物送你……呃”我低头向在身上找找看,有没有什么小物件,随身的,可以很浪漫的也送他一个什么。但我却无奈的发现镜子里的自己,除了手指上那几只造型夸张而廉价的小戒指,还有一大串七七八八的木头手镯之外,还有的就是黑眼圈,头发卷成的小团团高高的趴在头顶。身上是完全无所谓显露身材的带帽子的大斗篷。脚丫上踩着夹脚拖鞋。白色的五指袜头头上竟然还有些小黑球。太搞笑了。我:“对不起啊,我熬机房剪片子,没收拾”作为女生,我也有很不自信的时刻,就是这时。面对着这位黑风衣下西装笔挺的男人,我的样子太牵强了。我:“领导,呵呵,别看我了,我也没想到咱们第一次见面这么局促。太突然。”武崤:“什么领导,你要是觉得不好意思,就把你的那只蓝羽毛的耳环送我吧。”我一摸耳朵,明明带了两只啊,就一只了。他还真会选择。我很喜欢这只蓝翎毛耳环。我:“送你了。呵呵。这个是幸运的小羽毛哦。”我弱智的给自己廉价的礼物想增加些分量性的话语,却居然说了这么一句。什么幸运的小羽毛啊。武崤收好礼物,放进了西装的上衣口袋里。他的眼镜里,闪过一丝小甜蜜的感觉。我觉得是这样的讯息。然后我们上车去了附近的咖啡厅吃了点简餐,简单聊了一会就结束了这第一次的见面。我决定,我们一定要再见一次面的。不为别的,就为这形象啊,也不能让夏姐丢了面子吧。第一次见面,也太丢人了。当然并没有好感的。8一眼一年机房的沙发床睡着还是熬人的。蜷缩着一宿,我的老胳膊老腿儿真有点扛不住了。起来去楼下工作室的浴室凑合的冲了个澡。今天还是刘总的班。只要我不出差的时候都得去刘总那打卡算工时,超时的时候刘总还会给我加班费。洗完澡,我赶紧拿出银色的大盒子,擦着化妆品。对着镜子的脸,还是那张让自己看起来难过的脸。“白瞎我这如花似玉的年纪啊……”对着镜子顾影自怜了一会儿。拎包开工去咯。写了四篇稿子,已经靠到约好的见面时间了。一想到晚上不会被拖到很晚才能下班,心情也跟着嗨了起来。笑嗔溜进我办公室,聊了一会。这家伙跟那个福子已经好上了。我接到哥的电话,到楼下了。不多会儿哥和两个男人一起进了我办公室。笑嗔冲我笑笑,看都没看我哥他们三人就出门了。我知道,这代表他们都不是她的菜。哥跟我介绍着。“这位是搞技术的。大鹏。这位是我刚回国的好哥们,强子。”我伸出手,“你们好,我是晨晨。”我的手在空中被冷落了大概3秒钟,等着他们也伸手。但没想到,哪叫大鹏的男人,没有伸手,挠了挠头发,然后呵呵的笑了笑,然后就不再说话了,只是低头出神的看着地面。眼神里透出耿直的学生气。穿着黑色的棉服,质地一般,我心想,嗯,果然是搞技术的。转而我面向叫强子的男人。强子带着眼镜,高高壮壮的,但笑容里带着一丝狡黠。就一瞬间,那狡黠又马上被一个憨憨的笑容给挡了下去。我们握握手,笑笑,点头。他的手掌温热,我的手太冰了。他握手的时候下意识的顿了一下。他外面穿着略显随意的戴帽子的长羽绒服,里边是一件条纹的衬衫。这倒正式了一点。可惜戴了一架红框的眼镜。还是学生团代表的样子。只是直觉里,觉得这位应该不简单一些吧。我把几位引到会议室里,简单的介绍了一下项目的背景跟情况,也说了说期望。希望能合作成功。但过程只有我一个人在说。我:“我说了这么多,等下就看你们的咯。”我把目光投向大鹏,大鹏马上低下头,仿佛跟他没关系。一个人在那拨弄手指头。我又看向强子。他倒还好,笑着跟我回了个眼神。憨厚里依旧带着一丝狡黠。但又不让人生畏活反感,只是觉得这人应该会做事,至少不会做傻事。我看了看哥哥,哥哥让我放心。等到刘总来跟大家一起聊,我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刘总说了一大堆公司介绍,项目背景,项目期望以外,已经是三个小时之后了。这期间我们谁都没能说上几句什么。正当我们开始全体缄默忍受一言堂的时候,刘总像想起点什么一样。刘总忽然对我说:“晨晨,他们搞IT啊?项目这事,你觉得他们能行吗?你跟其中一位还是兄妹,是吧?”说完把脚踩在茶几上。我当时只想把那只腿拽下去。但我忍了。不忍也不能拽。我笑着说:“刘总,找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吧。他们几位都是各有所长天。”我把目光投向他们三人,示意他们说点什么。多好的话茬啊,等你们三人接呢。紧接着就介绍你们的优势啊,哥们们你们来投标来了。加油啊。我就无助的看着他们三人,哥哥象征性的说了几句,强子笑着看看我,也还是没说什么。只是在哥哥说话的时候简单附和着。我想看来只能我背后运作一下了,他们几个沟通起来还真是没什么专业度可言啊。这个时候真希望天上能掉下来一个像笑嗔一样永远不缺话题的公关经理啊。可惜我不是,我只能让见面结束了。我送这哥仨下楼,我也正好下班。一票人就在路边停了N辆的车阵里找车。大鹏带着我们七拐八拐九十拐的,终于找到了,一辆白色的捷达。我们上车聊着。算是总结经验。反正都是哥哥的朋友,我倒也没什么生疏。直接就跟这仨大男生说刚才配合的相当不默契。应该活络点。哥哥说:“都是搞技术的男生,我们都没什么谈项目的经验,但做事都是好手。这个你放心啊。”我们在车上聊了一会,大家才算打开话匣子。应了那句老话:茶壶里煮饺子,有东西倒不出来。就这样的感觉。相比我接触的人群,他们的表现太生涩,一点也不像商场老将的圆滑。他们的表达也太后知后觉了——在车上才开说。但一切都显得要简单真实很多。真喜欢。语言里却是我久违的浓浓的乡音。让我心里更喜欢。等我们在车里聊开了时,我觉得对我而言这三哥哥都像家里人了。反正到了我的地界,那我就劲个地主之谊吧。我说:“走,我请你们三位大哥吃饭!”吃饭的时候我们说起星座,一个处女座,一个金牛座,一个天蝎座,一个双子座。我很想知道他在想什么。但他是哥哥的好友。没有多想。看着他吃了很多大骨头。除了之后两次因为项目合作一起吃过两次饭后,再见面就是一年之后了。每次吃饭,说是我请,最后都男士买单了。在此要特别指出主人公却没买过单。因为没轮到他买单,我们就没再见过了。城市就是这样,人群的洪流夹杂着生存的尴尬和压力,每天让我们都过得紧锣密鼓。一眼,一年。如果我一年之后不跟哥哥问起他,如果……那就没有现在的我们的故事了吧。这是我第一次和他见面9出现的早,未必是好帮助联系的合作,到后期成为他们的单边联系。在做完我能做的之后,我的工作进入最繁忙的季节。=段日子,采访任务安排的很满。一次次的飞行,一次次应接不暇,所以忘记了那些感情的单边联系,也暂时忘了他如果是电影,此时也许该写“一年后”可是生活,就是每天的精彩都不相同,所以无法轻易跨越……6灵机一动在机房里剪辑片子,一直到夜里十点。终于开始生成了。起身找点咖啡喝。看一眼手机,信号就一格。屏幕上闪着“武崤”的一个未接来电,八点三十三分。我拎着一个大座垫走到走廊,找了个信号好些的地方坐下,一阵小凉风吹过来,把脑袋里的混混沌沌稍微吹爽了点。眼前闪过一些关键词:IT,武崤,电话……来回绕。逐一捋顺吧。最紧急的——明天就得给刘总回复,还是先解决IT的事情吧。翻了一圈电话薄。忽然哥的名字闪进来。对啊。哥是做IT的啊。人品绝对好,做事业认真负责。还有肥水不流外人田。不错。这事就给哥。三言两语的跟哥说完情况,哥说没问题,能做。我心里也算落了底。我嘱咐哥找几个自己人一起做也行,团队合作,需要资金大,这样的话大家也都有分成,干出来的活也漂亮。哥让我放心,等洽谈的时候会带一个专业负责技术的,还有一个“海归”做外援。这事算定了,就等第二天见面详说了。我们约第二天下午四点见面,争取谈个两个半小时左右。这样我也好控制时间,省的刘总又下班前开会,拖到很晚。解决了工作,该解决第二个问题了,生活的。武崤的电话,回还是不回。想了老半天。掏出电话,我按下夏姐的电话号码。“夏姐,现在忙吗?”我试探性的问,心里也有点乱。没想好怎么开口说拒绝武崤的事。“还行啊,晨晨啊。我现在做客人呢,今天有个大腕带全来堂里做SPA和减肥。这都忙疯了。伊娃,你赶紧VIP8.对了,跟你说正事,你们打几个电话了吧,咋就没联系了呢?人家可是认真的啊。照片可相中了呢。直说要是跟你成了,就给我这个大媒人买个车当礼物呢。哈哈你可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啊。他人岁数稍微比你大那么十几岁真不是问题啊,关键是人家那身份地位,你跟了他以后看台里还谁敢欺负你,那些傍大款当二奶的都比不上,明媒正娶。人家是高官。你可给我机灵点,把握住啊。我这忙啊,孩子,没啥事,先这样?擦亮眼睛啊。听见没有?”“我……啊,那行,夏姐你先忙吧,该时间在聊吧。”挂断电话,真是后悔啊,当初是给夏姐的企业拍宣传片,一直合作了一年半,期期都是我来做。久而久之,成了无话不谈的姐妹。说姐妹,其实夏姐跟我老妈的年纪都差不多。不过就一直这么叫着夏姐。她人心直口快,一直很帮我。有啥委屈都跟她说。那次出差被台里那个小二奶金星挤兑了之后,挺憋屈,跟夏姐叨咕了一顿。我说完发泄完,就拉倒了,没想到夏姐向我要了张照片,是大学时候的,照片给了不久之后给我选了个好人选,介绍我们认识。但我跟武崤只打了几次电话,太忙一直没见过。真是没想到,我的经历里也会有属于典型的照片式相亲。算不算耻辱呢?我八零后啊,老八零!听完夏姐的嘱咐,再想起金星的嘴脸,要不是她,我早当组里的二把手了。这个楼道里房间都是机房,里边熬着N个和我一样沉沦在电视梦想里的女生们。从白脸蛋到满脸屏幕斑,从水灵灵到干巴巴,从双身到剩女。就一直死挺在这个圈的梦想里。每个月赚不了几个钱,还得人前绷着。对于物质的不屑。于是我们就那么不屑的白天往来于各种高端场所,晚上住回自己的各种合租房。有点像灰姑娘。脚边有一根不知道谁扔的烟屁股,我一脚踩上去,在地上狠狠的来回蹭了几下。一发狠,不就一个武崤吗,不就十几岁吗,不就一个电话吗。“……哎?晨晨啊?”电话里武崤的声音,让我感觉我们放佛认识好久了“啊啊是啊呵呵武先生……”我也笑着说“没事没事,叫我崤哥就行。”7武崤和我居然只有一街之隔在电话里和武崤断断续续的聊着,武崤问我机房在哪,我说完。他笑道“原来我们只有一街之隔啊,我在别墅区这边。”嗯,一条街,一边是熬夜打工的我,一边是住别墅的武崤。这就是差距。武崤问我吃晚饭没,我随口说没吃。他没说什么,就匆匆挂了电话。半小时之后,我在机房里的沙发上准备凑合睡一觉了。武崤打来电话,让我下楼。我装作懵懵懂懂但内心一片窃喜的走下楼。这行为不会因为我们之间的年龄差距而失色,只是他像小男生一样。武崤在享受追求的过程,我也享受被追求的快乐。武崤拎着一个银色的大盒子,长长的银色缎带闪着华丽的光。看到大礼物,我抿着嘴还是挺开心的笑了。仅仅为了这个见面礼。武崤:“看,我们就这么第一次见面了吧。多好,多简单。我想总不能空手见你啊。就想你熬夜会伤害皮肤,女孩子都爱美,送你一盒化妆品吧。我让秘书给我找的是清洁力强,舒服的。就选了这个。呵呵”我:“我没你办事这么细心啊,呵呵,没有礼物送你……呃”我低头向在身上找找看,有没有什么小物件,随身的,可以很浪漫的也送他一个什么。但我却无奈的发现镜子里的自己,除了手指上那几只造型夸张而廉价的小戒指,还有一大串七七八八的木头手镯之外,还有的就是黑眼圈,头发卷成的小团团高高的趴在头顶。身上是完全无所谓显露身材的带帽子的大斗篷。脚丫上踩着夹脚拖鞋。白色的五指袜头头上竟然还有些小黑球。太搞笑了。我:“对不起啊,我熬机房剪片子,没收拾”作为女生,我也有很不自信的时刻,就是这时。面对着这位黑风衣下西装笔挺的男人,我的样子太牵强了。我:“领导,呵呵,别看我了,我也没想到咱们第一次见面这么局促。太突然。”武崤:“什么领导,你要是觉得不好意思,就把你的那只蓝羽毛的耳环送我吧。”我一摸耳朵,明明带了两只啊,就一只了。他还真会选择。我很喜欢这只蓝翎毛耳环。我:“送你了。呵呵。这个是幸运的小羽毛哦。”我弱智的给自己廉价的礼物想增加些分量性的话语,却居然说了这么一句。什么幸运的小羽毛啊。武崤收好礼物,放进了西装的上衣口袋里。他的眼镜里,闪过一丝小甜蜜的感觉。我觉得是这样的讯息。然后我们上车去了附近的咖啡厅吃了点简餐,简单聊了一会就结束了这第一次的见面。我决定,我们一定要再见一次面的。不为别的,就为这形象啊,也不能让夏姐丢了面子吧。第一次见面,也太丢人了。当然并没有好感的。8一眼一年机房的沙发床睡着还是熬人的。蜷缩着一宿,我的老胳膊老腿儿真有点扛不住了。起来去楼下工作室的浴室凑合的冲了个澡。今天还是刘总的班。只要我不出差的时候都得去刘总那打卡算工时,超时的时候刘总还会给我加班费。洗完澡,我赶紧拿出银色的大盒子,擦着化妆品。对着镜子的脸,还是那张让自己看起来难过的脸。“白瞎我这如花似玉的年纪啊……”对着镜子顾影自怜了一会儿。拎包开工去咯。写了四篇稿子,已经靠到约好的见面时间了。一想到晚上不会被拖到很晚才能下班,心情也跟着嗨了起来。笑嗔溜进我办公室,聊了一会。这家伙跟那个福子已经好上了。我接到哥的电话,到楼下了。不多会儿哥和两个男人一起进了我办公室。笑嗔冲我笑笑,看都没看我哥他们三人就出门了。我知道,这代表他们都不是她的菜。哥跟我介绍着。“这位是搞技术的。大鹏。这位是我刚回国的好哥们,强子。”我伸出手,“你们好,我是晨晨。”我的手在空中被冷落了大概3秒钟,等着他们也伸手。但没想到,哪叫大鹏的男人,没有伸手,挠了挠头发,然后呵呵的笑了笑,然后就不再说话了,只是低头出神的看着地面。眼神里透出耿直的学生气。穿着黑色的棉服,质地一般,我心想,嗯,果然是搞技术的。转而我面向叫强子的男人。强子带着眼镜,高高壮壮的,但笑容里带着一丝狡黠。就一瞬间,那狡黠又马上被一个憨憨的笑容给挡了下去。我们握握手,笑笑,点头。他的手掌温热,我的手太冰了。他握手的时候下意识的顿了一下。他外面穿着略显随意的戴帽子的长羽绒服,里边是一件条纹的衬衫。这倒正式了一点。可惜戴了一架红框的眼镜。还是学生团代表的样子。只是直觉里,觉得这位应该不简单一些吧。我把几位引到会议室里,简单的介绍了一下项目的背景跟情况,也说了说期望。希望能合作成功。但过程只有我一个人在说。我:“我说了这么多,等下就看你们的咯。”我把目光投向大鹏,大鹏马上低下头,仿佛跟他没关系。一个人在那拨弄手指头。我又看向强子。他倒还好,笑着跟我回了个眼神。憨厚里依旧带着一丝狡黠。但又不让人生畏活反感,只是觉得这人应该会做事,至少不会做傻事。我看了看哥哥,哥哥让我放心。等到刘总来跟大家一起聊,我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刘总说了一大堆公司介绍,项目背景,项目期望以外,已经是三个小时之后了。这期间我们谁都没能说上几句什么。正当我们开始全体缄默忍受一言堂的时候,刘总像想起点什么一样。刘总忽然对我说:“晨晨,他们搞IT啊?项目这事,你觉得他们能行吗?你跟其中一位还是兄妹,是吧?”说完把脚踩在茶几上。我当时只想把那只腿拽下去。但我忍了。不忍也不能拽。我笑着说:“刘总,找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吧。他们几位都是各有所长天。”我把目光投向他们三人,示意他们说点什么。多好的话茬啊,等你们三人接呢。紧接着就介绍你们的优势啊,哥们们你们来投标来了。加油啊。我就无助的看着他们三人,哥哥象征性的说了几句,强子笑着看看我,也还是没说什么。只是在哥哥说话的时候简单附和着。我想看来只能我背后运作一下了,他们几个沟通起来还真是没什么专业度可言啊。这个时候真希望天上能掉下来一个像笑嗔一样永远不缺话题的公关经理啊。可惜我不是,我只能让见面结束了。我送这哥仨下楼,我也正好下班。一票人就在路边停了N辆的车阵里找车。大鹏带着我们七拐八拐九十拐的,终于找到了,一辆白色的捷达。我们上车聊着。算是总结经验。反正都是哥哥的朋友,我倒也没什么生疏。直接就跟这仨大男生说刚才配合的相当不默契。应该活络点。哥哥说:“都是搞技术的男生,我们都没什么谈项目的经验,但做事都是好手。这个你放心啊。”我们在车上聊了一会,大家才算打开话匣子。应了那句老话:茶壶里煮饺子,有东西倒不出来。就这样的感觉。相比我接触的人群,他们的表现太生涩,一点也不像商场老将的圆滑。他们的表达也太后知后觉了——在车上才开说。但一切都显得要简单真实很多。真喜欢。语言里却是我久违的浓浓的乡音。让我心里更喜欢。等我们在车里聊开了时,我觉得对我而言这三哥哥都像家里人了。反正到了我的地界,那我就劲个地主之谊吧。我说:“走,我请你们三位大哥吃饭!”吃饭的时候我们说起星座,一个处女座,一个金牛座,一个天蝎座,一个双子座。我很想知道他在想什么。但他是哥哥的好友。没有多想。看着他吃了很多大骨头。除了之后两次因为项目合作一起吃过两次饭后,再见面就是一年之后了。每次吃饭,说是我请,最后都男士买单了。在此要特别指出主人公却没买过单。因为没轮到他买单,我们就没再见过了。城市就是这样,人群的洪流夹杂着生存的尴尬和压力,每天让我们都过得紧锣密鼓。一眼,一年。如果我一年之后不跟哥哥问起他,如果……那就没有现在的我们的故事了吧。这是我第一次和他见面9出现的早,未必是好帮助联系的合作,到后期成为他们的单边联系。在做完我能做的之后,我的工作进入最繁忙的季节。=段日子,采访任务安排的很满。一次次的飞行,一次次应接不暇,所以忘记了那些感情的单边联系,也暂时忘了他如果是电影,此时也许该写“一年后”可是生活,就是每天的精彩都不相同,所以无法轻易跨越……6灵机一动在机房里剪辑片子,一直到夜里十点。终于开始生成了。起身找点咖啡喝。看一眼手机,信号就一格。屏幕上闪着“武崤”的一个未接来电,八点三十三分。我拎着一个大座垫走到走廊,找了个信号好些的地方坐下,一阵小凉风吹过来,把脑袋里的混混沌沌稍微吹爽了点。眼前闪过一些关键词:IT,武崤,电话……来回绕。逐一捋顺吧。最紧急的——明天就得给刘总回复,还是先解决IT的事情吧。翻了一圈电话薄。忽然哥的名字闪进来。对啊。哥是做IT的啊。人品绝对好,做事业认真负责。还有肥水不流外人田。不错。这事就给哥。三言两语的跟哥说完情况,哥说没问题,能做。我心里也算落了底。我嘱咐哥找几个自己人一起做也行,团队合作,需要资金大,这样的话大家也都有分成,干出来的活也漂亮。哥让我放心,等洽谈的时候会带一个专业负责技术的,还有一个“海归”做外援。这事算定了,就等第二天见面详说了。我们约第二天下午四点见面,争取谈个两个半小时左右。这样我也好控制时间,省的刘总又下班前开会,拖到很晚。解决了工作,该解决第二个问题了,生活的。武崤的电话,回还是不回。想了老半天。掏出电话,我按下夏姐的电话号码。“夏姐,现在忙吗?”我试探性的问,心里也有点乱。没想好怎么开口说拒绝武崤的事。“还行啊,晨晨啊。我现在做客人呢,今天有个大腕带全来堂里做SPA和减肥。这都忙疯了。伊娃,你赶紧VIP8.对了,跟你说正事,你们打几个电话了吧,咋就没联系了呢?人家可是认真的啊。照片可相中了呢。直说要是跟你成了,就给我这个大媒人买个车当礼物呢。哈哈你可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啊。他人岁数稍微比你大那么十几岁真不是问题啊,关键是人家那身份地位,你跟了他以后看台里还谁敢欺负你,那些傍大款当二奶的都比不上,明媒正娶。人家是高官。你可给我机灵点,把握住啊。我这忙啊,孩子,没啥事,先这样?擦亮眼睛啊。听见没有?”“我……啊,那行,夏姐你先忙吧,该时间在聊吧。”挂断电话,真是后悔啊,当初是给夏姐的企业拍宣传片,一直合作了一年半,期期都是我来做。久而久之,成了无话不谈的姐妹。说姐妹,其实夏姐跟我老妈的年纪都差不多。不过就一直这么叫着夏姐。她人心直口快,一直很帮我。有啥委屈都跟她说。那次出差被台里那个小二奶金星挤兑了之后,挺憋屈,跟夏姐叨咕了一顿。我说完发泄完,就拉倒了,没想到夏姐向我要了张照片,是大学时候的,照片给了不久之后给我选了个好人选,介绍我们认识。但我跟武崤只打了几次电话,太忙一直没见过。真是没想到,我的经历里也会有属于典型的照片式相亲。算不算耻辱呢?我八零后啊,老八零!听完夏姐的嘱咐,再想起金星的嘴脸,要不是她,我早当组里的二把手了。这个楼道里房间都是机房,里边熬着N个和我一样沉沦在电视梦想里的女生们。从白脸蛋到满脸屏幕斑,从水灵灵到干巴巴,从双身到剩女。就一直死挺在这个圈的梦想里。每个月赚不了几个钱,还得人前绷着。对于物质的不屑。于是我们就那么不屑的白天往来于各种高端场所,晚上住回自己的各种合租房。有点像灰姑娘。脚边有一根不知道谁扔的烟屁股,我一脚踩上去,在地上狠狠的来回蹭了几下。一发狠,不就一个武崤吗,不就十几岁吗,不就一个电话吗。“……哎?晨晨啊?”电话里武崤的声音,让我感觉我们放佛认识好久了“啊啊是啊呵呵武先生……”我也笑着说“没事没事,叫我崤哥就行。”7武崤和我居然只有一街之隔在电话里和武崤断断续续的聊着,武崤问我机房在哪,我说完。他笑道“原来我们只有一街之隔啊,我在别墅区这边。”嗯,一条街,一边是熬夜打工的我,一边是住别墅的武崤。这就是差距。武崤问我吃晚饭没,我随口说没吃。他没说什么,就匆匆挂了电话。半小时之后,我在机房里的沙发上准备凑合睡一觉了。武崤打来电话,让我下楼。我装作懵懵懂懂但内心一片窃喜的走下楼。这行为不会因为我们之间的年龄差距而失色,只是他像小男生一样。武崤在享受追求的过程,我也享受被追求的快乐。武崤拎着一个银色的大盒子,长长的银色缎带闪着华丽的光。看到大礼物,我抿着嘴还是挺开心的笑了。仅仅为了这个见面礼。武崤:“看,我们就这么第一次见面了吧。多好,多简单。我想总不能空手见你啊。就想你熬夜会伤害皮肤,女孩子都爱美,送你一盒化妆品吧。我让秘书给我找的是清洁力强,舒服的。就选了这个。呵呵”我:“我没你办事这么细心啊,呵呵,没有礼物送你……呃”我低头向在身上找找看,有没有什么小物件,随身的,可以很浪漫的也送他一个什么。但我却无奈的发现镜子里的自己,除了手指上那几只造型夸张而廉价的小戒指,还有一大串七七八八的木头手镯之外,还有的就是黑眼圈,头发卷成的小团团高高的趴在头顶。身上是完全无所谓显露身材的带帽子的大斗篷。脚丫上踩着夹脚拖鞋。白色的五指袜头头上竟然还有些小黑球。太搞笑了。我:“对不起啊,我熬机房剪片子,没收拾”作为女生,我也有很不自信的时刻,就是这时。面对着这位黑风衣下西装笔挺的男人,我的样子太牵强了。我:“领导,呵呵,别看我了,我也没想到咱们第一次见面这么局促。太突然。”武崤:“什么领导,你要是觉得不好意思,就把你的那只蓝羽毛的耳环送我吧。”我一摸耳朵,明明带了两只啊,就一只了。他还真会选择。我很喜欢这只蓝翎毛耳环。我:“送你了。呵呵。这个是幸运的小羽毛哦。”我弱智的给自己廉价的礼物想增加些分量性的话语,却居然说了这么一句。什么幸运的小羽毛啊。武崤收好礼物,放进了西装的上衣口袋里。他的眼镜里,闪过一丝小甜蜜的感觉。我觉得是这样的讯息。然后我们上车去了附近的咖啡厅吃了点简餐,简单聊了一会就结束了这第一次的见面。我决定,我们一定要再见一次面的。不为别的,就为这形象啊,也不能让夏姐丢了面子吧。第一次见面,也太丢人了。当然并没有好感的。8一眼一年机房的沙发床睡着还是熬人的。蜷缩着一宿,我的老胳膊老腿儿真有点扛不住了。起来去楼下工作室的浴室凑合的冲了个澡。今天还是刘总的班。只要我不出差的时候都得去刘总那打卡算工时,超时的时候刘总还会给我加班费。洗完澡,我赶紧拿出银色的大盒子,擦着化妆品。对着镜子的脸,还是那张让自己看起来难过的脸。“白瞎我这如花似玉的年纪啊……”对着镜子顾影自怜了一会儿。拎包开工去咯。写了四篇稿子,已经靠到约好的见面时间了。一想到晚上不会被拖到很晚才能下班,心情也跟着嗨了起来。笑嗔溜进我办公室,聊了一会。这家伙跟那个福子已经好上了。我接到哥的电话,到楼下了。不多会儿哥和两个男人一起进了我办公室。笑嗔冲我笑笑,看都没看我哥他们三人就出门了。我知道,这代表他们都不是她的菜。哥跟我介绍着。“这位是搞技术的。大鹏。这位是我刚回国的好哥们,强子。”我伸出手,“你们好,我是晨晨。”我的手在空中被冷落了大概3秒钟,等着他们也伸手。但没想到,哪叫大鹏的男人,没有伸手,挠了挠头发,然后呵呵的笑了笑,然后就不再说话了,只是低头出神的看着地面。眼神里透出耿直的学生气。穿着黑色的棉服,质地一般,我心想,嗯,果然是搞技术的。转而我面向叫强子的男人。强子带着眼镜,高高壮壮的,但笑容里带着一丝狡黠。就一瞬间,那狡黠又马上被一个憨憨的笑容给挡了下去。我们握握手,笑笑,点头。他的手掌温热,我的手太冰了。他握手的时候下意识的顿了一下。他外面穿着略显随意的戴帽子的长羽绒服,里边是一件条纹的衬衫。这倒正式了一点。可惜戴了一架红框的眼镜。还是学生团代表的样子。只是直觉里,觉得这位应该不简单一些吧。我把几位引到会议室里,简单的介绍了一下项目的背景跟情况,也说了说期望。希望能合作成功。但过程只有我一个人在说。我:“我说了这么多,等下就看你们的咯。”我把目光投向大鹏,大鹏马上低下头,仿佛跟他没关系。一个人在那拨弄手指头。我又看向强子。他倒还好,笑着跟我回了个眼神。憨厚里依旧带着一丝狡黠。但又不让人生畏活反感,只是觉得这人应该会做事,至少不会做傻事。我看了看哥哥,哥哥让我放心。等到刘总来跟大家一起聊,我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刘总说了一大堆公司介绍,项目背景,项目期望以外,已经是三个小时之后了。这期间我们谁都没能说上几句什么。正当我们开始全体缄默忍受一言堂的时候,刘总像想起点什么一样。刘总忽然对我说:“晨晨,他们搞IT啊?项目这事,你觉得他们能行吗?你跟其中一位还是兄妹,是吧?”说完把脚踩在茶几上。我当时只想把那只腿拽下去。但我忍了。不忍也不能拽。我笑着说:“刘总,找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吧。他们几位都是各有所长天。”我把目光投向他们三人,示意他们说点什么。多好的话茬啊,等你们三人接呢。紧接着就介绍你们的优势啊,哥们们你们来投标来了。加油啊。我就无助的看着他们三人,哥哥象征性的说了几句,强子笑着看看我,也还是没说什么。只是在哥哥说话的时候简单附和着。我想看来只能我背后运作一下了,他们几个沟通起来还真是没什么专业度可言啊。这个时候真希望天上能掉下来一个像笑嗔一样永远不缺话题的公关经理啊。可惜我不是,我只能让见面结束了。我送这哥仨下楼,我也正好下班。一票人就在路边停了N辆的车阵里找车。大鹏带着我们七拐八拐九十拐的,终于找到了,一辆白色的捷达。我们上车聊着。算是总结经验。反正都是哥哥的朋友,我倒也没什么生疏。直接就跟这仨大男生说刚才配合的相当不默契。应该活络点。哥哥说:“都是搞技术的男生,我们都没什么谈项目的经验,但做事都是好手。这个你放心啊。”我们在车上聊了一会,大家才算打开话匣子。应了那句老话:茶壶里煮饺子,有东西倒不出来。就这样的感觉。相比我接触的人群,他们的表现太生涩,一点也不像商场老将的圆滑。他们的表达也太后知后觉了——在车上才开说。但一切都显得要简单真实很多。真喜欢。语言里却是我久违的浓浓的乡音。让我心里更喜欢。等我们在车里聊开了时,我觉得对我而言这三哥哥都像家里人了。反正到了我的地界,那我就劲个地主之谊吧。我说:“走,我请你们三位大哥吃饭!”吃饭的时候我们说起星座,一个处女座,一个金牛座,一个天蝎座,一个双子座。我很想知道他在想什么。但他是哥哥的好友。没有多想。看着他吃了很多大骨头。除了之后两次因为项目合作一起吃过两次饭后,再见面就是一年之后了。每次吃饭,说是我请,最后都男士买单了。在此要特别指出主人公却没买过单。因为没轮到他买单,我们就没再见过了。城市就是这样,人群的洪流夹杂着生存的尴尬和压力,每天让我们都过得紧锣密鼓。一眼,一年。如果我一年之后不跟哥哥问起他,如果……那就没有现在的我们的故事了吧。这是我第一次和他见面9出现的早,未必是好帮助联系的合作,到后期成为他们的单边联系。在做完我能做的之后,我的工作进入最繁忙的季节。=段日子,采访任务安排的很满。一次次的飞行,一次次应接不暇,所以忘记了那些感情的单边联系,也暂时忘了他如果是电影,此时也许该写“一年后”可是生活,就是每天的精彩都不相同,所以无法轻易跨越…… 赞赏 100币 500币 1000币 2000币 1万币 5万币 10万币 100万币 1000万币 本次打赏500道格币 这本书太棒了,犒劳一下,希望后续更加精彩! 确认打赏

猜你喜欢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