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免费毛片性视频|性欧美xxx|欧美生活片
业务邮箱
TcAje6D9@3721.net
美女的武器
美女的武器

文章内容

intro
陈子枫刚学会上网聊天时,加的第一个网友就是小梅,他在东莞,而小梅在深圳龙岗,他们一直很聊得来。陈子枫每天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网上陪她。她是一个很文静很有爱心的女孩,今年十九岁,长得很清秀,在一个工厂里做电脑文员。陈子枫了解到,她父亲以前在龙岗搞建筑,不小心被挖土机挖断了双腿,没有得到一分钱的赔偿,连医药费还是向亲戚朋友借的,她妈在一个酒店里做清洁工,每个月工资只有四百块,她还有两个弟弟在上初中,家里经济确实非常的困难,所以,小梅每个月发了工资,只留50块钱零用,其它全部寄回家。陈子枫在视频里经常看到小梅无缘无故地流眼泪,问了几次后,她才说,看到别的女孩每个月都可以买漂亮的新衣服,而她连早餐都买不起,她求陈子枫给她介绍一个有钱的老板,只要给她二万块,她就甘愿做别人的情妇。这是一个物欲横流的年代,有钱就可以买到一切,那些有钱人可以包四五个情人,再正常不过了。陈子枫苦口婆心地劝她,有很多可贵的东西是金钱买不到的,要坚持住,不要被困难吓倒,她很听陈子枫的话,每次陈子枫都象哄小孩一样同她说一连篇大道理,直到她脸上露出天真的笑容时,陈子枫才长长的舒一口气。为此,陈子枫每个月上网的钱都要花一千多块。他们无话不说,慢慢地,发展到一夕不见如隔三秋的地步,要是有一天不上网就会寝食难安,陈子枫不知道自己怎么会陷得这么深。陈子枫曾经失过一次恋,他青梅竹马的女友结婚了,可是新郎不是他,从此陈子枫心死如灯灭,准备出家。他离开生活了二十几年的家乡小城芝城,只身来到韶关的千龙寺,请求方丈为他剃度。方丈拿着剃头刀很虔诚地给陈子枫剃度,剃到一半时,他告诉陈子枫,要在此寺中出家,必须先交5000块钱的押金。陈子枫呸地一声,什么叫佛门静地?也被铜臭化了,然后,头也不剃了,顶着阴阳头下了山。陈子枫在街上走着,路人纷纷回头,看着陈子枫的阴阳头直笑,陈子枫也不在乎,心想自己什么都没有了,还在乎什么?谁也没想到,当陈子枫流浪到了东莞时,阴阳头给他带来了好运。东莞是一个很自由的城市,倒处是红灯区,倒处是偷盗抢劫,特别是莞樟路的公共汽车上最乱,陈子枫很多朋友就吃这条线的,他们有钱就偷钱,没钱了把女孩子的长发也要偷偷剪下来卖钱,难怪这里被网友戏称为东方的巴格达,不过今年东莞被评为全国文明城市,真是有点莫明其妙,那些评委被网友骂得个狗血淋头。陈子枫到东莞后一直找不到工作,就跟那些老乡吃莞樟路这条线,这些人基本都是湖南的,带头大哥是一个叫铁梅的人,刚从狱中出来的劳改犯。铁梅常住在黄江,手下很多的马仔,陈子枫只是他一个很不起眼的手下。那天,他们又在公交车上扒钱,被便衣警察盯上了,四处逃命,陈子枫一口气从板湖跑到黄牛埔,确认安全后才停下来,趿着拖鞋,百无聊懒地走在街上,突然一辆奥迪轿车停在他面前,挡住了他的去路。陈子枫正要绕道,从车上走下一个壮得象头公牛的猛汉,他拉住陈子枫,对陈子枫左看右看,就是看不够。陈子枫虎着脸说,看什么看?没见过吗?那壮汉竖起大拇指说:“有型,酷。”陈子枫甩开他的手,不好气地说:“你吃饱了撑着,走开点,我还要去人才市场找工作。”这老板哈哈大笑起来,问:“你也去人才市场?那我问你什么文化?”陈子枫不好意思地低声说:“初中。”“哈…去人才市场的都是一些大学生,你就别去凑热闹了,简直是在浪费门票,现在大学生都找不到工作。”陈子枫脸色有点难看。这老板掏出一包精装五叶神烟来,递给陈子枫一支,拍了拍他的肩膀,认真地说:“兄弟,你还找什么工作?就来我的火锅店吧!做经理,每个月给你三千块。”说完,他又摸摸陈子枫的头,很颀赏的样子。陈子枫疑惑地问:“你是不是没睡醒?我能行吗?我又从来没有做过。”这老板拍拍陈子枫的肩膀,爽快地说:“没事,我是老板,我要说行,你不行也行,我要说你不行,你行也不行。”陈子枫有点将信将疑。“还犹豫什么?”他打开车门,把陈子枫拉上了奥迪车。从此,陈子枫成了这家火锅店的经理,这家火锅店原先名叫“烧公鸡火锅店”,但自从陈子枫来了以后,这店就换了招牌,起名:“骚公鸡火锅店。”每当客人在门口一出现,陈子枫立即面带笑容的迎上去,客人看了后,一直在抿嘴偷笑。这一招还真灵,客人慢慢多起来,营业额也成倍地增长。火锅店老板又出新招,要求所有的男女服务员全部剃阴阳头,违者辞退……离火锅店不到二十米的地方有一个网吧,陈子枫下了班后没事做,就去上网,在聊天室里认识了小梅,那时她在发贴寻找可以出二万块钱来包养她的老板。陈子枫和小梅一见如故,如同在上一辈子就认识了一样。为了帮助小梅,陈子枫曾经提议给她寄点钱,她坚决不要,并威胁陈子枫,如果下次再谈钱的事,就把陈子枫加入到黑名单。由此陈子枫感慨,小梅真是一朵纯净的莲花,她要不是为了给父亲治病,也不会有那种想法。有天,恰逢小梅休假,陈子枫请了假去龙岗看她。那天陈子枫坐了四个小时的汽车,直到晚上十一点才到龙岗。下了车后,陈子枫就联系她,她说她没有钱,不能去车站接,要陈子枫自己坐车去龙城广场,她在广场里的长椅上等。陈子枫一时找不到龙城广场在哪,转来转去,转了好久,幸好听别人说龙城广场上有一条巨龙,循着这个地标陈子枫才找到,到了龙城广场,已是晚上十二点,街上没有一个行人,风吹着路边的落叶,沙沙作响,陈子枫开始有点担心起来,毕竟第一次来到这陌生的地方,万一碰到坏人怎么办?他也开始怀疑小梅,这会不会是一个诱饵,假装约会见面,然后绑架。不过,陈子枫也没什么怕的,人一个,卵一条。陈子枫先站在一棵高大的榕树后,然后观察龙城广场的方向,可是那边光线很暗,看不清楚。他不想见小梅了,随便找个旅馆住下来,然后第二天一大早回东莞。正在他犹豫不决时,小梅发来了短信:哥,你到了吗?我在这里等你二个小时了,这里已经没有一个人了,我好怕。陈子枫心中非常的激动,立即回复短信:小梅,别怕,我还有几分钟就到。他下定决心,往龙城广场走去。广场里有几排长木椅,热恋中的男女抱在一起,那姿势很象观音坐莲,很恶心,也很诱人,陈子枫想多看几眼,又想上前把这些狗男女打翻在地,然后狠狠地踢几脚。陈子枫在里面转了一圈,发现有个肩披长发的女孩独自坐在一张椅子上,正低头沉思。陈子枫从没见过小梅,一时不敢确认这个女孩是不是。陈子枫站到椅子旁边,发了一个短信,然后观察她是否去掏手袋里的手机。短信发出后,陈子枫发现她只是摸了一下牛仔裤袋,但没把手机掏出来,不过,陈子枫还是能够断定这个椅子上的女孩就是小梅。于是,陈子枫在另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同她背靠背,咳嗽一声,再察言观色,搞得象地下党一样。过了一分钟,陈子枫转过头来,问她:“你是不是小梅?”那女孩欲言又止,点点头,又摇摇头。陈子枫又问:“你是小梅吗?”她说:“我不是,我是小梅的表妹,小梅有急事走了,我帮她在这里等你。”陈子枫没有说话,仔细地端详着她,发现她比小梅更漂亮,一样的披肩长发,一样的端庄秀丽,只是她的眼神中没有小梅特有的忧郁。她被陈子枫看得不好意思起来,头垂得更低了。看了一会儿,陈子枫下了结论,这个女孩就是小梅,陈子枫激动地抓住她的手,动情地说:“小梅,我可以肯定,你就是小梅。”她挣脱陈子枫的手,说:“我真的不是小梅,是她表妹,不骗你的。”陈子枫老实地放开她的手,叹口气,很失望的样子。陈子枫同她聊了起来,无边无际的话题,有点心不在马,十几分钟后,陈子枫着急地问:“小梅什么时候来?”她说:“不知道。”陈子枫看看四周,那些恋人都走了,可能是急不可耐地去开房了,现在四周很安静,只要路灯在亮着,陈子枫可以听到路灯里电流的滋滋声。沉默了一会,那女孩站起来说:“时间不早了,你也累了,该去休息了,去找个旅馆住吧!”陈子枫说:“好吧!”那女孩子走了,陈子枫看着她的背影,发现这女孩起码有一米六八高,腰细得只堪轻轻一握,走起路来娉娉婷婷,活脱脱一个大美人。陈子枫心想,她倒底是不是小梅呢?小梅为什么不想见我呢?我大老远的过来看她,她怎么躲起来了。陈子枫点燃一支烟,猛吸一口,然后不停地吐烟圈,陈子枫喜欢看着这些烟圈飞腾,消散。又过了几分钟,陈子枫手机来了一条短信:“哥,今天有点急事,不好意思。”陈子枫说:“没关系的。”小梅说:“我的表妹怎样?”陈子枫说:“很好,同你一样的漂亮。”小梅说:“那我把我的表妹介绍给你好吗?”陈子枫有点左右为难,不知这是小梅在考验自己,还是说真的?思索几分钟后,陈子枫断定,这是小梅故意放的烟幕弹,目的是考验他。想到这里,他回复短信:“我喜欢的只是你,别人是无法取代的,别逗了,你想早点见到你。”小梅说:“我还没有忙完,你饿不饿?”陈子枫说:“是有点饿。”小梅说:“那我叫我表妹给你送吃的来。”“好的。”陈子枫心花怒放,说实话,他很想见到她表妹。过了几分钟后,旅馆门口响起了敲门声。陈子枫打开门,一股香风扑面而来,那是女孩子特有的体香,陈子枫一闻到这香味,立即荷尔蒙分泌旺盛。小梅的表妹又飘若杨柳的走了进来,手中提着一个食盒,她已经换了衣服,刚才穿的是T恤和牛仔裤,而现在打扮得比较时髦,上身一件收腰衬衫,下身牛裤超短裙,露出一长截修长粉嫩的美脚,脚上穿着黑亮的靴子,显得更加的高贵。陈子枫客气地说:“坐。”小梅的表妹转了一下身,想找个凳子,可是旅馆里根本没凳,只有一张床。她只好半个屁股落在床沿上。房间里的光线比较明亮,陈子枫开始观察她,发现她确实是一个美人坏子,鹅蛋般的脸,小巧的瑶鼻,眉若远黛,眼如秋水,往下看,粉颈如同羊脂白玉,再往下看,双峰高耸,薄薄的衬衫下面红色的乳罩若隐若现……陈子枫看得如痴如醉,突然,他发现,那薄薄的衬衫靠近脖子处的第二个扣子竟然没有扣,露出了半个乳罩,还有饱满的乳根。陈子枫只看了一眼,就感到有点头晕目眩,立即转过头去。他心中不停地念着阿弥陀佛。他可以肯定,这又是小梅安排的好戏,目的是为了考验他。他又看了一眼,语无伦次地说:“小梅去哪里了?”她说:“她去她姑妈家了,明天会来的。”陈子枫再也没有说话,低着头,看着那个食盒。她把食盒打开,递到他的手中,在他伸出手的时候,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他的手臂竟然碰到了她的胸部。他立即如触电一般的缩回手,食盒掉在地上。“哎呀,真不好意思。”她有点手足无措。两人同时又伸手去捡食盒,等两双手碰到一起时,陈子枫忍不住捉住那双如尖尖春笋般的小手。“你?”她如黄鹂一般嗡鸣起来。陈子枫顺势把她揽进怀里。她半推半就。陈子枫那恶罪的双手往衬衫开口处伸去。才刚进去,碰到软绵绵的细肉,她就挣脱开了,拢了一下头发,跑到门口去,象不认识一样的看着陈子枫。陈子枫大口大口喘气,然后点上一支烟,吐一口,说:“对不起。”她手拉着门,回头说:“我走了,你早点休息吧,明天我表妹回来后,你就可以见到她了。”陈子枫无可奈何地说:“好的。”陈子枫抬起头来,目光如箭一般看着她背后的乳罩影子。等她走了几分钟后,陈子枫来到厕所里,闭着眼,双手在生殖器上套弄起来……水还没有出来,手机就来了短信,陈子枫一看,是小梅的:“我是小梅,跟你说实话吧,你刚才见到的就是我,我根本就没什么表妹,我只是想考验你,我是非常的真诚去找个可以依靠终生的男人,谁知道你们男人都是一个样,不管是谁,最终目的是把女孩子哄上chuang,然后甩掉,我算是看透你们这些垃圾男人了。”陈子枫一看这短信,立即心如冰冷,想不到小梅会来这招,同他玩心计,真是不简单。他现在有点后悔,怪自己经不住考验,但后悔又什么用?他又点燃一支烟,思索着,看怎样才能让她不怀疑自己。一会儿,他回复说:“小梅,其实我也早知道见的人是你,你根本没什么表妹,我只是不想说破而已,因为我是想尊重你,你如果不想告诉我,我也没有必要知道,你有你的理由。”陈子枫对这个编出来的理由很自信。沉默了半小时后,小梅回复:“可是你对我非礼,怎么那么随便?我们才第一次见面,你就那样,那你平时是不是经常见网友,是不是见一个就要弄上chuang去?”陈子枫看了后,嘴角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笑容。他说:“我是真心喜欢你,实在是忍不住,要是我对你没那种感觉,我碰都不想碰你。”小梅说:“那你喜欢我吗?”陈子枫哈哈笑着回复:“当然喜欢,特喜欢,我要爱你一万年。”小梅问:“那你喜欢的是我,还是我的身体?”陈子枫皱了一下眉,觉得这个问题真是无聊,他只好回复:“都喜欢。”又过了半小时,小梅说:“哥,我觉得很对不起你,因为我是一个问题女生,我怀孕了,我认识了一个老板,他说好给我二万块钱的,结果是,我跟了他半年,他一分钱也没有给我,我现在怀上他的孩子了,可是他躲起来不见我,也不给我打胎的钱,我该怎么办啊?哥。”一看这短信,陈子枫如同五雷轰顶,原来她走出了那一步,为了二万块,做了别人的情妇,可是这男人真是垃圾,不光不给钱,还要搞出人命案。陈子枫双手在发抖,不知该给小梅怎么回复,他只知道拼命的抽烟。过了一会,小梅又来短信:“哥,你不理我了?我不怪那个老板,是我自作自受,如果我有钱了马上把孩子打掉,再嫁给你好吗?”陈子枫毫不犹豫地说:“好的,你先和他把关系理清楚。”小梅说:“可是我实在是没钱,工厂倒闭,我也失业了,你能不能借三千块钱给我?我打掉孩子后,立即来你那里。”陈子枫警觉起来,心想,这小梅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呢?现在网上骗钱的人太多了,如果是她是为了骗钱,那自己以前寄钱给她,她为什么不要?如果是假的,就当自己一个月白干,豁出去了。犹豫了一下,陈子枫心想,自己反正一个人,现在也算是孤单寂寞,有一个女人在身边,也好发泄一下,于是,他回复道:“好的,我身上没带钱,明天随我回东莞,我给你钱。”谁知小梅很爽快的答应:“好的,哥,你真好,可是我什么也不会做,怕找不到工作。”陈子枫想起她丰满的双峰,咽了一下口水,回复道:“你放心,我在东莞做经理的,你就算不工作,我也会养你的。”小梅说:“哥,说实话,我也不要你养,我不是只用来摆花瓶的,我会自食其力,只是没找到工作前,会给你添麻烦的。”陈子枫说:“别这样说,以后我发了工资,我的钱就是你的钱。”小梅说:“哥,你真好。”陈子枫又回想着她那高耸的双峰,迟疑了一会,说道:“你现在能过来吗?我想你。”小梅说:“这么快就想我了?刚才不是见过了吗?况且明天我就同你去东莞了。”陈子枫说:“你过来嘛,我现在特别想。”小梅说:“嘻嘻,你动坏思想了。”陈子枫说:“你反正以后是我的人了。”沉默了一会,小梅说:“好吧!你等我。”陈子枫一见这短信,立即颀喜若狂,心嘭嘭跳得快出了胸膛,下面那物件也快速增长,硬如长杵。几分钟后,门口响起了敲门声。陈子枫立马拉开门,把门口的人一把拉了进来,不管三七二十一,抱在怀里亲了起来。“干没也,你干没也!”那人惊恐的叫了起来。陈子枫定眼一看,这人不是小梅,而是房东老太婆,花白的头发,佝偻着腰,起码六十多岁了。陈子枫连忙道歉:“不好意思,真不好意思,我还以为是我的老婆来了。”“你有病啊!你个打靶仔,死打靶仔。”老太婆用广东话骂个不停,陈子枫一句也听不懂。陈子枫头低着,羞得无地自容。老太婆掏出手机,打电话。过一会儿,房东老头也上楼来了,审视着陈子枫,鄙视地说:“你是干什么的?”陈子枫小声地说:“我在找工作。”老头说:“拿身份证出来。”陈子枫乖乖地拿出身份证。这张身份证是假的,是从一个办假证的朋友搞来的,在铁梅手下混,组织非常的严密,如果被公安抓住了,只可以拿假身份证,而且每个人的衣领上有一个塑料袋,袋里装着一个磨钝的刀片,一旦有人抓到派出所,他就吞吃刀片,等送到医院后就容易逃脱了。老头看了一下身份证,再审视一下陈子枫,然后下去了。过了一会,敲门声又响起来了。这回陈子枫不敢激动,轻轻的开了门,仔细看清门口的人,确认是小梅后,他急切地把门关上,然后如猛虎扑食一样的把小梅抱住。小梅轻轻地推开他的手,认真地说:“哥,别急,跟你说件事。”陈子枫按奈住性子,问:“什么事?”小梅嫣然一笑,调皮地说:“哥,其实我是逗你的,我也根本没有怀上那老板的小孩,我的身子是清白了,只是想试探一下你。”陈子枫拧了一下她的脸颊,轻啧道:“以后这种玩笑不要再开了,换了别人,早就不理你了。”小梅格格笑了起来。陈子枫不等她笑出声,立即用嘴唇把笑声封住了。两人相互拥抱在一起,亲吻着。陈子枫急不可耐地把她的衣衫一件一件的剥下来,象剥笋皮一样,最后露出洁白如雪的肌肤。小梅含羞地低着头,脸上绯红一片,如天边的晚霞。陈子枫摆好姿势,一用力,入了巷。刚想继续挺进,小梅立即惊叫起来:“好痛啊!”陈子枫停止了前进的动作,附着小梅的耳朵轻声说:“我这还没有用力也。”小梅皱着眉头说:“痛。”陈子枫也不是什么好鸟,对床第之事也有些了解,他感觉那里空空荡荡的,如泥牛入海一般,没有一点紧迫感啊?怎么会痛?他可不懂得怜香惜玉,几个回来,就蔫了。他从小梅的身上下来,低头一看,只见床单上洒满了血迹。小梅低声问:“怎么了?”陈子枫惊讶地问:“你还是处女?”小梅愣了一下,随即认真地说:“当然是啊!”陈子枫激动地把她揽在怀里,吻象雨点般地落在她的脸上,他太感动了,以至泪水盈眶而出。小梅伏在他的胸膛上,用指甲轻轻地扣着他的*,嗡声嗡气地说:“哥,我把人生最宝贵的贞操给了你,你以后可要善待我。”陈子枫心不在焉地回答:“你放心了,我是男子汉大丈夫,负责到底。”小梅呵呵一笑,又把脸贴在他的胸膛上,轻轻地磨梭。等小梅睡着后,陈子枫的眼睛仍在黑暗中发光,他睡不着,发信息给铁梅:“大哥,你干过处女吗?”铁梅回复:“我天天干处女。”陈子枫说:“那处女是什么样的?”铁梅说:“处女嘛,就是**破裂后,渗出一点点血丝。”陈子枫说:“可是她的太多,床单上满是血。”铁梅说:“兄弟,你发财了。”陈子枫说:“发什么财?”铁梅说:“这叫江河入海,你当然发了,要走运了。”陈子枫说:“不明白。”铁梅说:“有些事不要明白还好一些,没有必要明白。”陈子枫说:“哦。” 赞赏 100币 500币 1000币 2000币 1万币 5万币 10万币 100万币 1000万币 本次打赏500道格币 这本书太棒了,犒劳一下,希望后续更加精彩! 确认打赏

猜你喜欢

相关内容